天海つばさ天海つばさ天海つばさ

天海翼写真IPTD-521

天海翼写真IPTD-521(图1)





















当钟昆仑的手术做完的时候,他的眼睛仍然绑着绷带,因为麻醉还没有退,所以还不知道情况怎么样。


湖冰割伤了他的眼皮,有一部分划入了他的眼睛。只是眼睛伤得不深,理论上可以自愈。身上其余零零碎碎的划伤与眼睛的伤势相比,虽然面积众多,但并不危险,可以忽略不计。但猪哥为了抢救钟昆仑的盛世美颜,要求所有的伤口都必须以整容的标准来做,这才导致了钟昆仑需要全身麻醉,才需要天海翼飞来签字。


天海翼悄无声息的坐在他的病床旁边,试图让自己化为空气。


猪哥在F市第一医院里选了最好的vip病房让钟昆仑暂住,这个时候他关上了病房门,拉了块凳子坐在天海翼面前。


“慕小姐。”猪哥说,“好久不见。”


其实我们并没有那么熟,即使当年匆匆忙忙和钟昆仑举办了婚礼,猪哥也因为极其讨厌她而从头到尾几乎没有出现,一直在幕后坐镇指挥。天海翼在心里默默吐槽,脸上勉为其难的露出一个微笑,“朱先生你好。”


“我收到了慕小姐在玛利亚医院留下的文件。”猪哥开门见山的说,“很欣慰慕小姐的病能够痊愈,我们本来是皆大欢喜。因为昆仑对这场婚姻不是那么心甘情愿……我本来一直想找机会和慕小姐好好聊聊,但是一直没找到机会。”



 

难为你了你这么委婉。天海翼想了想过去的自己,很是同情的看着猪哥。“我是真心实意要和钟先生离婚的,从前的事都是我的错,我不该因为自私,随便打搅别人的生活。”


“我相信劫难会令人成长。”猪哥仿佛有些欣慰,“慕小姐还年轻,完全有能力追求自己的幸福,相信昆仑并不是你所等候的那位。”


天海翼连连点头,随声附和,心里想:其实我并没有等候哪一位,我觉得单身狗挺好的。人生那么短,说不准什么时候就要得脑瘤,我干嘛要“等候”哪一位驾临我的生活,然后围着他忙得团团转?显然其中的乐趣没有麻烦多。



 

“收到离婚协议书,我非常欣慰,真的。”猪哥说,“我们都是真心为昆仑着想,希望他的事业能更上一层楼。”


所以你的铺垫说了这么长,到底要说什么?老娘协议书已经签了,你还要怎样?天海翼茫然看着猪哥,难道还要我给青春或名节补偿费吗?想要从月薪一千九的人身上敲诈点什么出来,也是相当的考验想象力啊!有心赔偿,无力回天,请看我真诚的双眼。


“但现在出现了一个问题。”猪哥终于说到了那个重点,“原本我们可以发布一个声明,说穆小姐的病在昆仑的资助下痊愈了,因为心愿圆满,并且你认识到了错误,所以和昆仑和平离婚。你也知道,上一期‘彩虹茶话会’节目里,昆仑已经帮你洗白了名声,说你没有装病骗婚。你可以发布一些感谢词,说昆仑对你非常好,虽然你们之间没有感情,但是他默默地陪你治疗,直到你痊愈了。你非常感动,了解到结婚这件事对昆仑的伤害,所以主动提出结束婚姻关系。昆仑虽然并不爱你,但是也从来没有抛弃你,一直等到你自己想通。”他叹了口气,“我原本的设想是这样的,可能不大周全,但对你们双方都好。”


天海翼默默的听着,连连点头。


好吧,欠人的无以为报……虽然“默默陪她治疗直到痊愈”的钟昆仑不知道在哪里,且根本不符合钟昆仑本人的人设,但在逼婚这件事上她站在邪恶的一面,正义在钟昆仑那里,不管他要求如何赔偿都有道理。她可以接受,何况钟昆仑的确是善良大方,居然没有任她跳海淹死,还支付了巨额医药费,也是天使级别的好人了。


“但昆仑现在出事了。”猪哥揉着眉心,“如果现在宣布你们要离婚,可能网上的舆论要往不利的方向走。”他直言不讳的说,“比如说因为昆仑可能毁容,所以你要离开他。更难听一点,就是他可能要不红了,你就抛弃了他。”


天海翼瞪大了眼睛——哈?


“所以现在你们不能宣布离婚。”猪哥说,“我不能让昆仑的形象变成一个突然被女人抛弃的可怜虫,他的伤势还不确定会不会影响到他的脸,就算他的事业可能真的要受到影响,也不能从‘颜值没了不红了被粉丝抛弃’这样的话题开始。”


我……我我我……我不过是为了大家都好提出了离婚,结果分分钟就要变成始乱终弃大难当头我先飞的黑寡妇……天海翼整张脸都黑了,果然那把自己搞得没有最惨只有更惨的金手指还在,“不不不,我完全没有这个意思。”



 

“你们不但不能宣布离婚,你还要继续和他在一起,比以前更疯狂的追求他、爱慕他,你要发动你全部的力量表示昆仑充满了魅力,最好像以前一样闹出一些无关紧要的小新闻出来,证明无论他伤成怎样,你爱他如初。”猪哥严肃的说。“舆论是能制造环境的,一旦形成了粉丝不离不弃,相信他,鼓励他积极向上的氛围,对昆仑是一件好事。你是昆仑粉丝群里最有代表性的人了。我们要避免他毁容了不好看了,没有前途了这样的议论出现。”


天海翼张口结舌,所以说钟昆仑为什么要走盛世美颜流量小生这样的路线,如果他走的是演技派老戏骨的路线,就算脸上划了一百道疤也无关紧要吧?你看你们自己吊死在颜值一棵树上,还……还要人陪葬。这强人所难的奇葩任务我不……她看着猪哥严肃的脸,意识到他没有在开玩笑,的确是对钟昆仑的事业忧心忡忡,把拒绝的话吞了下去,惨白着一张脸,“我要做什么?我已经……法律上是和钟先生结婚了,爬墙偷看什么的,半夜潜入什么的,已经不能做了。”


“你还半夜潜入过昆仑家?”猪哥瞬间惊呆了,“犯法的你知道吗?”


天海翼恨不能把自己的话吞下去,“我……我我……我知道那时候他在外面拍戏,”顿了一顿,她捂住脸,“谁让他自己不锁门。”


猪哥被天海翼居然还潜入过钟昆仑家这种恐怖的事实震慑了,呆了好一会儿,差点忘记自己要说什么,半晌之后才说,“你不能和昆仑住在一起,不能把名义上的婚姻弄成事实婚姻,我们要让粉丝知道昆仑的身体仍然是贞洁的。”



 

天海翼难以言喻的看了猪哥一眼,你妹的贞洁!是,人人都知道上次她结婚仪式走完之后就跳海了,和钟昆仑没有肉体关系。这也是钟昆仑许多粉丝在他“已婚”后仍然可以安慰自己的地方,但从猪哥嘴里说出来怎么就这么欠揍呢?


“但是你仍然可以偷拍,你发布一个声明,说昆仑帮助你,陪伴你治好了癌症。”猪哥说,“你觉得逼婚这件事自己有错,就主动离开了。现在昆仑出事了,你试图回来陪伴他,当然我们会假意阻拦你,然后你继续偷拍,就发布一些昆仑在家养伤的照片——记住,照片一定要美图!要让大家看出来他仍然好看,状态很好,很快就可以恢复工作。”


你真不考虑改行当编剧?天海翼看着正在沉浸在剧情中不可自拔的猪哥,叹了口气,“可以,我对不起他,这些我都可以做,就是你确定事情一定会像你计划的那样发展?万一大家的反应不是那样的呢?”


“我会引导。”猪哥对他如何引导不想多谈,“你要做的,就是继续疯狂的爱他,展示给别人看,多拍他好看的照片。”


“好。”天海翼有气无力的应了一声。


“等这件事结束,事态不会失控的时候,你就可以宣布为了支持他的事业,愿意和他结束婚姻关系,然后道歉。”猪哥说,“我知道委屈你了,但是我们都很爱昆仑,为了他的前途,我们一起努力。”


“是。”天海翼瞟了一眼身旁自己曾经的白月光和朱砂痣,深感自己曾经挖下的坑是如此深邃感人,仿佛粉身碎骨都填不满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夏洛特夫人是一种月季的名字。


无名的裘德(我改成了禚德),朦胧的朱蒂,夏洛特夫人和仁慈的赫敏,都是月季的品种。
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天海つばさ » 天海翼写真IPTD-521